下月起环保税开征,不了解这些关键点,要吃亏的!

导言:作为中国第19个税种,《中华人民共和国环境保护税法》将于2018年1月1日正式开征,这将意味着征收了近40年的排污费正式谢幕

  作为中国第19个税种,《中华人民共和国环境保护税法》将于2018年1月1日正式开征,这将意味着征收了近40年的排污费正式谢幕。这是我国政府第一次对污染排放企业征收环保税,以解决过去排污费制度存在的执法刚性不足、地方政府干预等问题。据估算,环保税征收规模将达500亿元。

  作为我国现行税制体系中的新税种,环境保护税与目前税务机关征管的其他税种存在较大差异,具有自身的征管特点和技术要求。环保税法确立了“企业申报、税务征收,环保协作、信息共享”的征管模式。

  中国环境状况公报显示,中国近1/3地表水低于III类水标准,60%的地下水受到污染,75.1%的地级及以上城市环境空气质量超标。那么,新开征的环保税能否带动高污染高排放企业转型、改善中国日益严峻的环境问题?

  为何要以“费”改“税”?

  1979年,中国颁布《环境保护法(试行)》,确立了排污收费制度。按照规定,向环境排放污染物超过国家或地方标准的排污者,需要交纳一定的治理污染或恢复环境破坏费用。

  然而,经过38年的实践证明:排污费征收管理不规范,且不具有强制性,“排污量小、监管不到位的企业征收不了”。排污者只要不超过污染物的排放标准,便可无偿使用环境自净能力资源,客观上造成企业密集地区排污总量无法控制的局面。

  “过去排污费制度下的最大问题是费用拖欠。”据了解,2014~2016年间,中国国家重点监控企业欠缴的排污费为3.5亿元、7.6亿元、16.7亿元,分别占各年应缴排污费的比例为4%、8%和17%。2016年,无一省份缴清排污费,拖欠最多的辽宁、江苏两省,欠费金额高达2.2亿和1.7亿元。

  “费”与“税”的异同点

  环保税与排污费在征收标准、污染物种类、征税税目、计税依据4个方面是一致的,但是在征收主体、分成比例、减税政策、收入用途方面各有不同。

  具体来讲:

  征收主体:排污费征收的主体是环保部门,而环保税的征收主体为税务机关;

  分成比例:排污费收入按1:9的比例在中央政府与地方政府之间分成,而环保税的收入中央政府不再参与分成,全部归入地方财政;

  减税政策:排污费征收对排污主体排放污染物低于国家排放标准50%的,减半征收费用,环保税除了延续这一条之外,还附加了“对于排污主体低于国家排放标准30%的污染物,减按75%征收环保税”的条款;

  收入用途:排污费为专款专用,而环保税并未明确说明使用用途。

  相比于排污费,虽然环保税的应税污染物仍然是大气、水、固体废物和噪声四类,但征收的税额直接与企业的排污量关联。最重要的是,“排污费更多意义上是一种行政手段,而环保税是基于市场机制的调节手段,以此来改变企业的环保行为”。

  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院长刘尚希表示:“国家推进生态文明建设需要利用税收这个经济杠杆来发挥调节作用,环境保护税作为一个行为税,通过使企业的外部成本内部化,提高企业的排污成本以改变其排放行为,从而减少污染物排放,保护环境。”

  环保税的征收面临哪些的挑战

  1. 环保税法具有很强的复杂性和技术性

  相比其他税收法律法规,环保税法的复杂性和技术性十分明显。环保税法本身才28条,但附表多达6个。在污染物方面,包括61项水污染物、44项大气污染物,还涉及水污染物的pH值、色度、氧值等10种,合计115种污染指标,另外还有4大类固体废物。专家认为,多种污染物和指标都需要测算、计算以及监测,比一般税收征管中涉及的企业销售收入等指标要复杂得多。

  2. 部门间的配合是一个挑战

  《环保税法》实施之后,征收权将由环保部门正式移交给税务机关,环保部则负责对污染物的监测进行管理,这就涉及到了部门之间的配合,单靠税收征管部门是无法做到的,需要税务部门和环保部门的通力配合。环保税涉及如何监测和计量,且企业的排污量是实时变动的,如果没有很好的信息共享系统,对税收部门来说挑战很大。

  3. 企业成本的增加

  环保税的征收是对企业利益的重新分割,增加了其成本,再加上部分实体经济行业企业,尤其是高排放、高污染行业企业本身经营就比较困难,征收环保税将使其面临双重压力。

  环保税能促进高污染高排放企业的绿色转型吗?

  1. 从征收税额来看,如果不提高税额,影响甚小

  环保税法规定,废水中污染物税额为每当量为1.4~14元,废气中污染物每当量的征收税额为1.2~12元,具体征收税额由各省环保部门根据当地的环境容量来定。但是,遵循“税费平移”原则,各省环保税额与排污费规定的缴费额度基本一致。据统计,有23个省实行了排污费最低征收标准。

  目前,广东、江苏、云南、贵州等9省公布了环保税税额的征税方案,只有广东、贵州和云南3省提高了污染物税额的基准,其余省份仍然保持了2017年的征收标准,但此标准难以对高污染高排放行业构成足够的税负压力以倒逼其绿色转型。

  2015年中国工业废气排放量最高的五大行业分别为电力及热力生产供应业、黑色金属冶炼及压延加工业、非金属矿物制品业、有色金属冶炼及压延加工业、化学品制造;而工业废水排放量最高的五大行业则为化学品制造、造纸及纸制品业、纺织业、煤炭开采和洗选业、农副食品加工业。

  根据2015年排污费征收情况来看,国控重点企业征收的排污费约为88.8亿元,征收企业数量为13974,每家企业平均缴纳的排污费约为64万元。将其与大中型高污染高排放工业企业的平均利润对比不难发现,除黑色金属冶炼及压延加工业、煤炭开采和洗选业,排污费对其它高污染行业的平均利润影响微乎其微。

  同样,遵循“税费平移”原则的环保税,对高排放行业利润的影响也十分有限。特别是对工业废水排放量最大的化学品制造业而言,税额对其利润影响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另外,税额和污染物治理成本之间仍存在较大差距,企业主动治理的动力不足。例如,根据广东省抽样200家企业测算,大气污染物二氧化硫和氮氧化物平均治理成本分别为3.6元/当量和20.9元/每当量,分别是现行排污费征收标准的3倍和17.4倍。水污染物化学需氧量和氨氮平均治理成本分别为7.4元/当量和31.4元/当量,分别是现行排污费征收标准的5.3倍和22.4倍。与高昂的治理成本相比,交税对企业更有利可图,环保税难以发挥激励作用促进企业主动减排。

  2. “政策性减免”条款一旦被滥用,将难以对排污大户起限制作用。

  环境保护税法继承了排污费的政策性减免措施,例如,对达标排放的污水处理厂,环境保护税法将给予政策性免征,而对污染物排放低于国家规定标准30%的企业,减按75%征收的环保税。

  这一措施旨在通过税收免征和优惠促进企业主动减少污染物排放。然而,过去实施过程中一直存在着审核不严等问题,特别是对部分超标排放的污水处理厂和企业给予了免征优惠。中国工业废水排放大省江苏、山东、浙江、河北均存在这一问题,最为严重的是山东,近43%获得政策性免征企业工业废水超标排放。

  例如,江苏省扬子江药业集团有限公司在第二季度出现总氮超标,但该集团仍享受了政策性免征待遇。同样,山东金号织业有限公司从2016年第二季度起连续三个季度污染物超标排放,2016年5月5日总磷排放浓度甚至超标14倍,山东省相关部门还是给予该企业连续三个季度的政策性免征。

  如果不严格审核享受政策性免征企业的资质,不仅不能对主动减排的企业起到激励作用,反而会变成为地方政府纵容超标排放、阻碍工艺升级改造的工具。

  3. 重点污染源监控信息可靠有效是环保税发挥作用的前提

  企业污染物排放数据的可靠性和有效性是环保税促进高污染行业减排的前提。然而,近年内,排放数据造假层出不穷,数据可靠性备受质疑。2016年上半年,杭州市环保局就查处了8  宗典型污染源自动监控设施及数据弄虚作假的案件,其中浙江征天印染有限公司人为故意逃避监管,超标排放污水,被处以24万元罚款;湖北省检察机关甚至对湖北某陶瓷有限公司篡改污染数据的行为提起诉讼,并批捕该公司的负责人。

  除了可靠性,污染源数据的有效性对于核定排污单位的所应承担的环保税额也至关重要。2017年1月-11月,四川、宁夏、山东、山西等四省的污染源数据传输有效率未达到90%,其中山西传输有效率仅为83.09%,为中国最低。有9个城市及自治州的污染源数据有效率未达到80%,其中山西朔州市仅为57.64%。

  国控重点污染源数据的有效性也不容乐观。例如,江苏省2017年1月份有77家国控重点监控企业的污染源自动监测系统至少有一天无数据,其中苏州市的玖龙纸业(太仓)有限公司一个月内甚至出现5天没有排放数据。在缺少有效污染源数据的情况下,要核算排污单位应承担的环保税基本不可能。

  若要让环保税能真正倒逼高污染高排放企业绿色转型,建议各省在提高环保税额的基础上,保障污染源数据的准确性,同时加强政策性免征企业审核。

  环保税税目税额表及各省排污税

      北京:均按适用税额最高上限征收环保税

  北京市第十四届人大常委会第四十二次会议日前表决决定,北京市应税大气污染物适用标准为12元每当量,水污染物适用标准为14元每当量,均按照税法规定幅度的上限执行。

  上海

  上海市征收环保税税额已通过市人大表决规定,上海市应税大气污染物适用税额标准:2018年1月1日起,二氧化硫、氮氧化物的税额标准分别为6.65元/污染当量、7.6元/污染当量;其他大气污染物的税额标准为1.2元/污染当量。

  南京

  南京市的大气污染物环境保护税适用税额为每污染当量8.4元,是国家标准的7倍,水污染物环境保护税适用税额为每污染当量8.4元,是国家标准的6倍。

  表面看起来,南京在大气污染治理层面上,用力最狠。但实际上,本次也基本符合江苏省的“税费平移”原则。

  山东:环保税税额标准处于较高水平

  山东省应税大气污染物的具体适用税额为:二氧化硫、氮氧化物每污染当量6元,其他大气污染物每污染当量1.2元。

  山东省水污染物适用税额,与现行的水污染物排污费收费标准相比,常规排放源排放的化学需氧量、氨氮和“5项主要重金属”由1.4元提高到3元,其他水污染物由0.9元提高到1.4元;将城乡污水集中处理场所超标排放的化学需氧量、生化需氧量、总有机碳、悬浮物、总磷、氨氮、大肠菌群数(超标)排污收费标准平移为适用税额。

  四川省

  12月1日,四川省第十二届人大常委会第三十七次会议表决通过《四川省人民政府关于提请审议<四川省大气污染物和水污染物环境保护税适用税额的决定(草案)>的议案》决定,四川省环保税大气污染物适用税额为3.9元/污染当量,水污染物适用税额为2.8元/污染当量,自2018年1月1日起实施。

  福建省

  福建大气污染物每污染当量1.2元;水污染物中,五项重金属、化学需氧量和氨氮每污染当量1.5元,其他水污染物每污染当量1.4元。基本遵循“税费平移”。

  贵州省

  贵州大气污染物每污染当量2.4元;水污染物每污染当量2.8元。为贵州现行排污费征收标准的两倍。

  浙江省

  浙江大气污染物每污染当量1.4元,四类重金属污染物为每污染当量18元;水污染物每污染当量1.4元,五类重金属污染物每污染当量1.8元。基本遵循“税费平移”。

  截至目前,已有北京、上海、河北、湖南、宁夏、广西等近30个地区公布了具体的环保税税额标准。目前已公布税额的省市中,北京、上海、山东收费标准分别位列前三。宁夏、甘肃、江西、吉林等8省(自治区)环境承载力相对较强的地区“平移”原排污费标准,云南、福建、山西、广西、湖北等地适当上调。

浏览量:1638
微信客服
打开微信
“扫一扫”
留言反馈